电话:020-38868550

论苏商精神的文化特质与成因-陈秋琴 戴伟华
专栏:苏商精神征文-三等奖
发布日期:2012-11-12
阅读量:981
收藏:
  内容提要:苏商精神是江苏文化的特殊载体和表现形态。从历史发展中可以看到江苏文化悠久和领先的品格,文化的本体性很强。从结构看江苏文化多元造成其形式的丰富性和内在的一体化特征。江苏文化特质即精神内涵可概括为崇尚和谐、经世致用的价值观念;勤劳坚韧、自强争先的道德理念;智慧融通、富于创造的认知风格;精致典雅、谦逊礼让的精神气质;崇文尚德,开放兼容的行为方式。与之相对应的,苏商精神可以归结为:儒雅守规,...

  内容提要:苏商精神是江苏文化的特殊载体和表现形态。从历史发展中可以看到江苏文化悠久和领先的品格,文化的本体性很强。从结构看江苏文化多元造成其形式的丰富性和内在的一体化特征。江苏文化特质即精神内涵可概括为崇尚和谐、经世致用的价值观念;勤劳坚韧、自强争先的道德理念;智慧融通、富于创造的认知风格;精致典雅、谦逊礼让的精神气质;崇文尚德,开放兼容的行为方式。与之相对应的,苏商精神可以归结为:儒雅守规,崇德重教;精明智慧,善于经营;包容开放,视野高远。

  关键词:苏商精神    江苏文化   丰富性    一体化

 

  Abstract: The spirit of Jiang Su business men is a special carrier and a form of expression of Jiang Su’ s culture. From the development of the history, it can conclude that this culture has a long tradition and has always been far ahead of the others, which showed a strong innate nature of itself. In the aspect of the structure, there are various forms from outside and an organic whole in the inside. The culture of Jiang Su advocates harmonious and practical in the value opinion; the diligent and striving in the moral determination; the wisdom and creation in the reorganizational modes; the classic and the modest in the temperament built; the education emphasized and an open_ minded in behavioral choices. Corresponding to all these factors, Jiang Su business men is a group of people who are well educated; rule respected; moral advocated; education emphasized; good at management; bright and smart; tolerant and uninhibited; having high and boundless aspirations.

 

  Key words: the spirit of Jiang Su business men; the culture of Jiang Su; various; organic whole 

 

  苏商精神内涵丰富,人们习惯使用地域来划分不同区域的商业,就有了徽商、晋商、浙商、潮商等,而所谓“儒商”则是使用文化特性来定义商人的本质。其实由地域定义的商业,经过积淀,势必形成某一地域商业的文化共同性,因而讨论苏商精神,本质上是在归纳苏商的文化属性,这里的苏商精神、苏商文化已最大限度地同质相构了。在某一个相对稳定的文化圈中,其内部也是有差异的,在宏观的认知中,人们很难发现这一差异之间的联系和区别。比如同一方言区中,某一小的区域还有自己的语音特点,如同属下江官话的扬、泰方言区别,扬、泰人自己很清楚,江苏内部的下江官话和吴语差别就更大。但在岭南地区,讲吴语的常州人和讲下江官话的泰州人,带有两地腔调的普通话,同被视为是江浙腔。如此说来,我们在分析苏商精神时,已经舍弃了苏南、苏中、苏北在地缘上的差异,而是在归纳其共性。另外,考虑到精神体现于文化的要求,江苏历史文化的梳理成了我们理解苏商精神的支点。

 

江苏文化溯源

  从地理看江苏文化生成的基础。任何文化都是在一定的地理环境中形成和发展的。江苏文化也不例外。这里的江苏文化指江苏省境内的古今文化。钱穆先生认为:“各地文化精神之不同,穷其根源,最先还是由于自然环境之区别,而影响其生活方式。再由生活方式影响到文化精神。”而这一文化精神可能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发生改变,吸收了其他区域文化,包括外来文化,但原初形态的区域文化内核仍然得到保留和传承。

  江苏地居长江、淮河下游,属东部沿海地区。境内共有湖泊近300个,河道2900余条。长江横穿东西约400多公里,大运河纵贯南北约690公里。太湖和洪泽湖是中国五大淡水湖中的两个。江苏的内陆水域面积是全省总面积的16.9%,达1.73万平方公里;为全国内陆水域所占比例最大的省份;江苏境内主要是平原,平原面积约占全省总面积的69%,比例之高也是居全国之首。江苏属亚热带和暖温带地区,气候温和,雨量适中,具有寒暑变化显著、四季分明的特征。江苏地理条件南北差异较大,因为长江的分界,江苏客观上形成了苏南、苏中、苏北三个区域,因此,江苏文化整体上不是一种形态和单元的,而是丰富和多元的,形成了吴文化、淮扬文化、楚汉文化多个各具特色的文化圈。又因为长江、淮河、大运河从江苏境内穿过,更因为人口的迁徙与流动,江苏文化总体上又呈现出南北交汇的特征。

  重要的是,从历史角度审视江苏文化,其领先的品格显而易见。江苏历史文化悠久,称得上光辉灿烂, 大约距今5000年左右的虞夏时代, 已初步形成具有特色的文化风貌。按照时间顺序,江苏文化的发展可分为几个阶段。

  1、远古至虞夏。中华文明形成帶有集合性、包容性特征,它是以华夏文明为主,又结合了东夷、百越、淮夷等民族在内的文化,由多元向统一的发展,应包含合理的逻辑性。而江苏文化也是和黄河文化一样,为中华民族的发源地之一,此为近十多年来考古发掘所证明。尤其值得重视的是,一系列良渚文化遗址的发掘, 把中华文明史向前推进了2000年。将江苏良渚玉器与同时代的北方红山文化玉器比较,虽风格各异,但在文化内涵方面,呈现了高度的文明,也可以说,显然超过红山文化。如果将江苏良渚文化与黄河流域仰韶文化作一比较,也看出良渚文化应稍早于仰韶文化, 而以玉器胜,仰韶文化则以彩陶闻名。江苏境内除良渚文化玉器外, 还有黄淮地区的龙山文化即“ 青州”、“ 徐州”玉器,江淮地区的原始文化玉器。相对于仰韶文化,江苏境内以良渚文化为代表的玉器文化,可以代表中国原始社会文化造作水平而体现出重要价值。

  2、商周至秦汉。太伯奔吴, 建立了吴国,其文明以中原华夏文化为主体, 并溶汇百越文化;此时尤以铜铁铸剑闻名于天下,著名的铸剑工匠干将、莫邪夫妇便是吴国人。江苏境内的各地区在秦末汉初就已经得到很大开发, 以徐州为中心的江北淮夷楚汉文化,是江苏境内当时最重要的文化。

  3、魏晋至南北朝。六朝时期, 是江苏文化的第二个高峰。自三国开始,随着孙吴定都建邺, 江南吴文化焕发生机。北方土族和难民大量南迁,江南得到迅速开发。此时,江苏文人文化, 也是中国文人文化, 以江南为中心而发展到完全成熟的境界。六朝文化不仅超越往古,而且影响至今。哲学方面六朝时期尤以老、庄思想占据主导地位,形成了以佛、道、玄为主要特征的江苏文人哲学。绘画方面无锡出生的一代绘画宗师顾恺之, 提出了中国画“ 以形写神” 的理论。他的人物画不仅代表了中国的水平, 而且标志着中国绘画史的一个崭新阶段。

  4、隋唐至宋元明清时代。隋唐宋元之际的江苏地区,文化上承六朝,唐扬州人张若虚一首《春江花月夜》诗孤篇橫绝,成为盛唐之音的先导。北宋末年,南宋初期,北方士人大批迁入境内。元代江苏文人会萃, 一直影响明清时期文化事业发展。明清之际,江苏文化呈现多元发展态势,学术方面,明清江苏的学术事业兴盛,明代《永乐大典》由皇家主持编修,在南京编修完成。清代最突出的是乾嘉学派的考据学,创始人吴人惠栋, 后继者有钱大昕、戴震、段玉裁、王念孙、王引之等。金坛人段玉裁以《说文解字注》为其代表作。王念孙、王引之父子是高邮人, 擅长考据, 其学问和学术受到后世敬仰。明清时代是中国小说创作的高峰,四大长篇名著的作者, 其中三位是江苏人,《西游记》作者吴承恩, 淮安人;《水浒传》作者施耐庵, 兴化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南京人。另一位《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 山西太原人(一说是钱塘人) , 相传是施耐庵的学生, 就与江苏有了关系。明清之际, 由于江苏商业经济的发展, 出现了高度发达的商业文化,并有文商结合的特点,如清代扬州盐商, 本身就是文化人,或者以文人为友,提供创作条件和生活条件,客观上有力推动了文化事业的发展。江南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南京, 江北扬州、泰州,都留下了大量园林遗迹, 尤以苏州和扬州园林,与北京皇家园林、广东私家园林并列为中国园林三大流派之一,所谓小桥流水, 玲珑剔透,在世界园林建筑史上首屈一指,而且这些园林也成了文人雅集,吟诗作赋的重要活动场所。

  5、清末至民国时代。江苏文化由古代文化向现代文化转换。中国民族资本在南通、无锡、上海、徐州等地兴起, 其中尤以南通张謇、无锡荣瑞馨等为代表,他们作为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创始人, 对江苏以及中国现代文明的产生和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甚至影响到解放以后江苏南部经济的发展,其中最直接的原因是江苏民族资本的基础和经营理念。

  江苏境内的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文化举足轻重的核心部分之一,因此,它具备了中华文化的共性特征, 而又有其地域特点。有人认为江苏文化最重要的特点是它的纯文化性,文化的本体性很强,这一观点可能有些夸大了文人文化的单一性指向,但在某一视角上审视文化的属性,也有其合理性。

 

江苏文化的多元及整合

 

  在自然与人的互相依存和作用下, 数千年来,诸种文化在江苏这块古老而富有生机的土壤里相互碰撞、砥砺、消长、融合,因而实际上江苏存在一种文化的多元共存现象。近来,有学者把江苏文化从地域上分为楚汉文化区、吴文化区、淮扬文化区三大文化区。这一分法只是便于论述,在逻辑层面上的交叉性实在难以避免。本节也是以这三大文化区各自的发展、特点来剖析江苏文化生成的多元态势。

  1、吴文化区。以苏州为中心,所操方言大致为吴语方言, 包括苏州、无锡、常州三市和南通的启东、海门, 泰州的靖江, 镇江的丹阳, 南京的溧水、高淳等。以太湖流域为核心的的区域,自春秋晚期以来为吴文化的中心地区。吴国自西周末年泰伯、仲雍奔吴开始,虽然弱小,但不甘落后, 不断由西向东开拓疆域,至春秋中期,吴国已是东南沿海的一个强国。为适应扩张称霸的需要,吴国频频迁都, 最后才选定今苏州为都城。不断开疆与迁都,吴文化开拓进取的特质可见端倪。 吴地处于长江下游,面临大海,气候温和,土壤肥沃,雨水充足,水网密布。吴地人用辛劳和智慧,建成了历代的米粮仓和锦绣江南鱼米乡,也因此造就了集稻作文化、渔文化、舟楫文化、桥文化、蚕丝文化等为一身的高度发达的农业文明, 创造了古吴文化的辉煌。吴地人在建设家园中,还表现出向域外传播文明,开放而绝不保守、封闭的文化心态。自东晋末至南北朝近二百年的时间里,文人学士的大批南下, 形成了文教日盛、文人云集的景象。唐宋时期, 北方战乱仍然不断, 中原人大量南迁至吴,地区经济、文化得到极大提升,促进了吴文化与中原文化、越文化更深层次的融合, 吴地也成为全国经济最发达地区,全国文化的中心地区;至元代, 江苏市镇和商品经济得到了长足进步, 最终促使文化中心从杭州移向江苏。明清时期,江苏农业、手工业和商业的快速发展,带来了经济、文化等在全国均处于领先地位。江南吴地秀才名士之多列全国之首,有清一代,吴地共出了26名文状元, 占全国状元总数的近四分之一。近代,在与西方文化的冲撞与融合中,吴文化吸收了先进的科学技术、管理方法,率先发展民族工业,给吴文化带来新的内涵。从简单分析中可以看出,吴文化善于吸纳、善于融合,农商并重、开放兼容, 具有清健秀逸、刚柔并济、聪颖灵慧、视野开阔、乐于创新的特征。

  2、楚汉文化区。以徐州为中心的北方方言区, 主要包括徐州市、宿迁市区以及连云港的东海、赣榆两县。夏商以前, 江北淮夷以今天泗洪半城为中心建立了徐国。商文化在丰、沛县一带及铜山丘湾、沭阳万北和马墩、连云港大村、盐城龙岗、徐州高皇庙、洪泽施庄、土城等地发现多处遗存。新沂、东海、连云港一带则是商王朝较早阶段唯一通向海洋的地方,其中大村遗址为该地区的高等级聚落,这一地域是当时华夏大地的先进地区。从史料可知,秦末汉初,楚汉地区就已经得到很大开发,楚汉文化因为与皇族的关系而成了令世人注目的文化。今江苏沛县人刘向、刘歆父子研究《易》学、《谷梁春秋》,讲论《五经》,这种重学术和谋略的风气则开始了江苏千余年的传统。公元前209年,在今江苏丰县,泗水亭长刘邦率部起义并成功登基,为楚汉文化区留下历史的一页。在这个阶段的后期,江苏境内三国时期,孙吴定都建邺, 江南得到迅速开发, 楚汉文化的主导地位受到挑战。而自汉唐以后,战争、自然灾害频发的因素,导致了楚汉文化区日趋衰落。至近代,楚汉文化区有了一次上升。徐州新浦铁路于1925年建成通车,虽比沪宁铁路晚了近20 年,其贯穿南北的优势仍然支撑了其在全国性中心城市的地位。楚汉文化区既深受齐鲁文化影响,也深受荆楚文化浸润默化。人民重礼尚义,重视教化。楚汉文化具有“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的阳刚之气。平原的开阔,大山的气势,造就了人们目光远大,又极具韧劲。楚汉文化的特征是尊礼重义、尊重正统、重视读书育人、追求义利合一,这可能源自于楚风的雄健与齐鲁文化的儒雅。

  3、淮扬文化区。主要以江淮官话为方言, 大致范围是处于江苏长江、淮河之间的广大地域,大致为淮安、扬州及镇江、泰州、南通、南京的部分地区等。江淮地处长江、淮河下游,古时河道众多。大概6、7千年前,已开始种植水稻。隋炀帝兴修运河, 江淮地区确立了在全国的重要地位。随着运河的修建和投入运行, 扬州、山阳(今淮安)等城作为重要转运口岸进一步兴起 ,以他们为中心的淮扬文化初步形成, 并在全国产生重要影响。隋唐时代,位于运河与长江的交汇点上的扬州,成为首先接受北方文化的前锋地带。扬州四季分明的气候,精美的饮食,清雅的居所,浓厚的文人气息,吸引了众多的文人名士。淮扬文化成为当时城市文化的翘楚。据说唐代到过扬州的知名诗人达数十人之多,占唐代知名诗人的半数以上。“烟花三月下扬州”成为他们的共同愿望,说明了扬州文化所散发的魅力。元朝大运河重修,奠定了江北运河沿线在全国的运输枢纽地位,他们在全国的经济中心地位得以加强。之后,江淮经济处于僵化状态,文化事业仍处于一定高度。乾嘉学派的主要人物对后世影响巨大,而印书藏书、小说创作、民间文化、园林建造等方面都有骄人的成绩。清代,盐业专营,盐商集聚起天下众多财富,推动了商业文化的发展。近代,漕运改为海运,运河风光不再,扬州、山阳在全国的地位急剧下滑,最后只能做为区域的中心城市了。总体来说,江淮平原易耕的土壤,便利的交通、丰富的物产、发达的经济,这些优越的自然环境形成淮夷人安宁平和、放任强悍的性格。人们评价扬州园林兼南方之秀和北方之雄,这同样可以用来评价江淮文化的南北双兼的特点。江淮文化具有崇教尚文、宽容和谐、守法诚信、自强争先、交汇兼融的典型特征。

  江苏文化内各区域的文化不是相互独立不变的,撇开其政治经济因素,地缘上也有其割裂不开的联系。运河纵跨江苏南北,长期起着交流、融合、开放的作用,长江横贯江苏东西, 有力地促进了江苏的商品贸易和文化交流。长江与黄海、东海相衔, 恰是华夏南方文化与北方文化两大系的叠合点,江苏文化形成了丰富性和一体化的特征。在长达数千年各区域文化接触、磨合中,相互之间取长补短,由于在一相对固定、稳定的活动区域中,文化的一体化势在必然,这也形成了江苏文化的合力,特别是在和其他如岭南文化、齐鲁文化等大地域文化的接触中,江苏自身的文化更显示出特色,江苏人就有了文化认同的要求,所谓吴文化、楚汉文化、维扬文化之间差异越来越小,而大江苏文化的形成,使之更具有了生机和价值,这是江苏文化生长和发展的基础和土壤。

 

  苏商精神的文化特质与成因

  一、江苏文化棈神特质 

  有学者说,文化的价值,在于它独特的风格。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系,也是一个民族的“身份证”,一个时代、一个民族是以其文化特征在历史长河中留下印记的。江苏的文化资源既包括江苏历史的传统的文化资源,也包括江苏当代的文化资源;既包括江苏以物质为载体的文化资源,也包括江苏以精神为存在形式的文化资源。江苏文化特质即精神内涵可概括为以下几个侧面:

  1、  价值观念:崇尚和谐,经世致用

  江苏境内的水很多,占全省总面积的16.9%,是全国各省最高的比例。然而她却很少有激流和险滩, 尤其是境内众多的湖泊,让生活在其中的人所表现出的多是安详与平和的理性,具有灵动、淡然的品质, 更有一种纯洁、安宁、柔静的胸怀。江苏人在与水接触交往的过程中,体现的是人与自然的亲近关系及天人合一的理念。我因物存、物为我用、物我相容。江苏人崇尚和谐的人格特征, 从其园林建筑上亦可见一斑。江苏的园林无论是古典的, 还是现代的, 人们都能从中体会到水和景配合的谐和趣味及和合精神,所谓“小桥流水”成了人们归纳江苏园林展现的画面。江苏文化崇尚和谐的价值观,在江苏的自然景观与人文历史的浑然一体、和谐与协调中亦体现出来。而在与人处世、经济建设、社会生活方面, 则更多的考虑、强调和合、统一、稳定、有序。崇尚和谐是江苏文化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宋明后,“苏湖熟,天下足”,江苏不仅成为全国的“鱼米之乡”,手工业和商业亦快速发展,江苏率先出现了众多的工商集镇和工商城市群,产生了资本主义萌芽。泰州学派主张百姓日用即道,敢于反叛唯书唯圣的传统理学教条, 既重视理论思辩, 又强调实际效验, 强调实干。江苏发展到近现代,一批极具学养的工商实业家出现。在儒文化的“内足以资养,而外足以经世”的土壤中,“经世致用”的哲学孕育而生。在“经世致用”与“实业救国”的旗帜下,南通的张謇、苏州的贝氏家族、无锡的荣氏兄弟等等一涌而出。短短的三十年间,张謇将一个传统的州城建设成为一座完整的近代城市,南通被誉为中国近代第一城,无锡则成为民族实业的高地。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成就对传统的重农轻商思想是一种排山倒海的冲击,“经世致用”从此成为江苏文化的核心、主流价值观。

  2、道德理念:勤劳坚韧,自强争先

  江苏境内主要是平原,由北向南依次有黄淮平原、江淮平原、太湖平原等。人们在平原辛勤劳作,耕耘与收获相伴,只有付出勤劳踏实的努力,才能换来日后的丰收。这种潜移默化孕育着江苏人勤劳务实的精神,这种精神即崇尚勤恳, 讲究实干,注重实效, 反对急功近利;实重于虚、行先于言、里重于表。坚韧,是一种坚韧不拔、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特质。这种坚韧指认准了的事, 就要干,而且要干好, 由于胸存远大目标,不惧压力,不畏艰难,决不放弃。勤劳是江苏人的习惯,坚韧以勤劳作基础,坚韧是勤劳之上的更高境界。

  长江、淮河养育了江苏人,江苏人又在和水灾的斗争中,学会拚搏和自强。江苏又濒临大海,自古以来与海外有着频繁的往来。二千多年前,吴师千里伐齐,他们的舟揖已在茫茫大海上扬帆。大海送走了扬州高僧鉴真去日本传教,又开启了著名的郑和远海航行。鉴真和郑和精神本质上就是一种自强不息、不畏艰险、顽强探索的进取精神。竞争和进取,追求和探索、奋斗和自強,也是江苏文化的重要内涵。

江苏人有抱负,意志坚强。在共同的劳作过程中,江苏人磨砺出了勤劳坚韧、自强争先的道德理念,一切靠自己辛劳的努力,一切靠自己的顽强拼搏,一切靠自己进取向前,而这种品格又成为江苏人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源源不断的泉源。

  3、认知风格:智慧融通,富于创造

  江苏人在认知上的这个特点是古已有之的。传统吴国的统治者是商末从北方来奔或周初封在吴地的周人, 而广大居民则是南方的土著, 北人称为“ 荆蛮”。土著拥戴周人,采用周人的礼仪, 采用了周人从中原带来的先进的农耕技术,而周人也不断顺从土著的生活习惯。文化的汇通溶合,促进了经济、文化的发展。江苏人的智慧融通,不仅表现在吸收异族文化, 而且表现在向域外传播。日本的稻作文化与江苏有着渊源联系。到唐代,鉴真东渡就更是传播华夏文化的大事件了。江苏人不仅与日本、朝鲜交往甚密, 而且很早便与世界上许多国家,如现在的越南、柬埔寨、印度等有着广泛的文化交流。江苏人对事物本质、相互关系、发展方向的思考和把握能力强,一旦发现问题, 便可以改弦更张。他们不怕变,而且善于变,人际关系上则善解人意、善于协调;处理问题时长于通融, 精于变通,体现着智慧圆融的品格。因此,他们懂得与时俱进, 开拓创新。江苏是山青水秀、人杰地灵的好地方,人们充满活力, 思想活跃, 善于接受新鲜事物, 他们对周围事物敏感, 头脑灵活,机智敏捷,不走极端, 不认死理, 既没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固执,也很少破釜沉舟、灭此朝食的壮举,得意不张狂,失意不自弃。这些为江苏人创新创造奠定了相应的心理和思想基础。到了晚清, 作为洋务运动的重要基地,江苏人勇于吸收外来新技术、新文化,为我所用,取得了骄人的实绩。从商周秦汉江苏文明的领先,到六朝时代的高度发展、唐宋明清的极度繁荣,再到近现代民族工业的率先崛起,改革开放后的高速发展,无一不蕴含了江苏人高度的智慧和创造。富于创造已成为江苏文化的重要标志。

  4、精神气质:精致典雅,谦逊礼让

  精神气质是文化心理、习俗在人身上整体的反映。从远古到春秋战国,到宋明时期,江南已经成为当时中国手工业最发达的地区,形成了各种手工业制造与集散的市镇中心,同时孕育了这些市镇“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画意的风貌。江苏文化体现在工艺上,就是精致、精巧、精美。人们将用品和器物烙上了审美趣味,带上了艺术化、雅致化的特征。苏绣、扬州盆景、扬州漆器、苏扇、常州梳篦、苏州明式家具、宜兴紫砂等都是如此。这种倾向养成了江苏人生活中将工艺——工商——审美为一体的习惯,苏州更是被誉为“人间天堂”。到了元代,因为经济实力雄厚,又有着久远的文化传统,江南文化呈现了活跃繁荣的局面。这一时期,中国古代文人中流行“雅集”(即聚会),如草堂雅集,这些文化活动不仅促进了诗文的繁盛,而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至此,江苏代替浙江成为文人荟萃的中心地域,江苏文化的诗性和典雅风貌亦日益显现。在自然山水和园林、建筑、刺绣、绘画、吴歌、昆曲等文学艺术的共同孕育中,江苏一地富庶优雅、疏朗明快、充满诗情画意的生活方式开始出现,人们追求精巧细致,追求美好的情致、情趣,欣赏高雅而不浅俗,推崇富于学养、庄重不俗的人。江苏人精致典雅的文化心理开始形成,及至明清渗透至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延续发展至今。 

  季子三让王位, 在中国历史上是一段佳话。而这种克逊、谦让的品格,却代代相传下来。谦逊、礼让,是说态度温和不暴躁,处事温文尔雅。它是品性高尚的体现,也只有具备真本领的人,才有底气谦虚,否则不是谦虚,而是无能。谦逊、礼让,是说不去争那些虚名浮利, 不是说在经济、社会发展中不要竞争。同时,江苏文化具有儒佛道相糅合的特点。远自魏晋六朝的玄学清谈,召唤文人回到自然之境;后经隋唐沿着儒道佛文化互相渗透和调和互用,到明代文人的追求自由,追求生活的趣味化和个性化,再到清代崇尚文人本位和智性。这些使得江苏人在精神领域有着巨大的弹性,流露在精神气质上便有谦逊礼让的特点。也就是说是江苏发达的经济、特有的文化肌理,造成了江苏文化的精神气质。精致典雅由生活方式的追求而来,谦逊礼让更由智慧而生,这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而这种精神气质与其他地域文化差别甚大,以至于成为了江苏文化的标识。

  5、行为模式:崇文尚德,开放兼容

  江苏人的精神内涵表现在价值观念、精神气质、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但他们的行为总带有某种固有的方式,那就是尚德崇文,开放兼容。这种行为模式是在江苏的经济文化土壤中生长的,是有历史渊源的。东晋末至南北朝, 北方人大批南下, 促使南方经济文化迅速发展,而江南原有的尚武习俗转变为崇文之风。隋唐时代, 北方战乱不断,而江苏一地经济繁荣、社会相对安定,大批文化名流集中于此, 从总体上提高了文化水平。到宋代范仲淹创建苏州府学开始, 官学和私学遍及州县,又有丰富的藏书,崇文之风日益兴盛。隋唐以后, 科举制度成为士子的一条希望之路。江苏人特别刻苦勤奋,明清两朝, 吴地状元辈出。直至1947 年, 荣氏家族投巨资创设江南大学。江苏重视教育,为人文荟萃之地,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江苏文化讲求道德品性。无论是“功利与仁义并存”,追求义利合一, 不辞重负、尊礼重义的地域特色,还是宽容和谐、守法诚信的地域文化特征,都包涵了对“德”的推崇。当近现代江苏的工商业崛起后,他们奉守诚信、义利兼顾, 注重名声和社会影响,恪守“富贵不能淫”的古训;做人方面, 他们不事张扬, 力求人格完善, 竭力张扬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注重回报社会,回报家乡。一个特别的现象是,有些工商业家之所以投身商海,则有目睹西方经济对中国的入侵, 认为发展经济对于国家非常重要的因素。历史上的江苏文化经过了多次整合,吴文化、江淮文化、楚汉文化,其中特别是吴文化,在两千多年来的发展过程中,不断的对外吸收和融合,她开放、融合的特性,成为了其江苏文化保持适用性、进取性的前提和保证。当然这种特性在文化内部是有其差异的,但她的这种特性占据了江苏文化的主流地位,也成为了江苏文化的精神内核。清末西学东渐, 吸收外来文化的,首先是东南沿海,特别是长江下游三角洲的江苏南部, 这是顺理成章的。中国实行改革开放, 江苏南部经济获得迅速持久的发展, 也是与此紧密关联的。

 

  二、苏商精神及文化表征

  中国文化的显著特征之一是地缘标识较强,历经久远的交融和积淀,多重因素构成了江苏文化特有的精神内涵,因而使其工商文化呈现出不同于周边地域鲜明的特征。江苏的工商群体作为一个十分特殊的群体, 他们崛起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 对江苏城市的崛起、经济地位的提升以及江苏主流文化的构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非常有必要进行整理、研究,以更好地推进经济的繁荣与发展。

  1、儒雅守规,崇德重教

  江苏人的儒雅, 得之于“杏花春雨”、“小桥流水”的秀色灵气的自然环境。在悠久、浓郁的文化氛围下, 江苏人更陶冶了文明儒雅的性格。水乡泽国里生活的人们是稳重守规的。以长江、淮河为代表的水系对江苏人的濡化作用是巨大的。苏商由于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带着儒雅的特征就很正常了。相比于其他工商文化, 苏商做事稳妥, 遵纪守法,显示出讲理性、守规矩的特性,这在今天讲求法制的市场经济中是十分需要的。守规意味着讲诚信、重信誉,守规不仅是一种品行和道义,更是一种责任和准则。以这种诚信的品德和端正的行为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搏击,才能真正站得住脚,才能有快速和长久的发展。苏商的崇德重教是有传统的。南通人张謇抛下状元的斯文,为救国而办实业,后又兴办学校,取得了空前未有的实绩;无锡早期工商业家胸怀“实业兴邦、科教济世”的理想,兴实业, 重实效, 将粮食加工和纺织这两个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行业作为支柱产业,在实业运作的同时兼顾商业,而实业又得到进一步拓展。他们致富后纷纷出资兴办文化教育事业, 今日江南大学则是荣氏当年所办。这些为无锡、苏南日后繁荣打下了雄厚的基础。与晋商、徽商的返卖经济不同,苏商是带着与外国侵略争市场、争生存的爱国色彩出现的,带着为国为民的道德取向。他们义利兼顾、温和不乏锋芒、精明不乏诚信。后来苏南乡镇经济的蓬勃发展、苏南模式的产生,及至江苏经济从中心城市的高度发展进入中心区域全面扩散发展阶段,2012年江苏在全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排名中位居前三,领跑了全国经济。这些有众多原因,但与苏商的历史贡献与现实作用也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2、精明智慧,善于经营

  苏商精明智慧的特点很大程度地体现在善于审时度势, 善抓机遇, 敢于弄潮, 懂得进退。这一特点在我们在早期实业家身上就可发现。民族工业生存和发展就是实业家们机智灵活,善于进退的结果。可以说,江苏实业家成功的重要经验即善于审时度势, 抓住发展机遇,快速跟上市场需求和时代步伐。改革开放以后他们又以自己的精明智慧,紧紧抓住了改革开放和加快经济发展的大好时机,加快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向商品经济转化,创造了闻名中外的苏南模式。早期苏商善于经营有几个特点:1、企业较早引进国外先进管理理念, 实施现代企业管理, 对家族式管理进行改革, 成立董事会,聘请留洋海归人士进行企业管理。由于有很强的改革与竞争意识,因而能立于不败之地。2、在生产技术领域积极采纳先进技术, 不断提高产品质量,挖掘生产潜力,提高经营水准。3、思路清楚、目标明确、处事果断、敢于创业,对外来经济渗透和西方洋货冲击回应积极。4、对办厂模式、市场空间、以及行业利润深入了解,深谙规模效应的作用。今日苏商不但传承了这些策略,而且进一步发展:在工商企业运营中进行精细化作业,提高成本效益;以突出主业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扩大经营范围,从第一产业扩展至教育、服务、新农业等各个行业;进行经营模式的创新,以信息化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资本运作创新,资源配置全球化;以培育客户赢得客户忠诚度;以人为本建设企业创新文化等等。

  3、包容开放,视野高远

  苏商的包容开放和视野高远,植根于江苏文化。江苏水系发达,海岸线漫长,平原则连绵辽阔,在它们的哺育、滋养中,江苏人培养出开通开放、兼容并蓄的胸怀和气度。中国历史上的三次大移民,江苏都是必经之地或落脚之地,独特的地理和人文的传统,使它与生俱来就是一个混血儿,天生保持着一种兼容开放的态度,天生具有中国南北文化的双重特点,这些造就了苏商开放性、吸纳性、宽容性、创造性相互交融的多元秉性。早期苏商的经历让我们看到,他们的财富积累大多来自上一辈为宦收入或地租所得,他们能够将资金投向近代实业, 可谓十分大胆的选择, 开放创新、敢为人先的思想不能不是个中重要的原因。早期苏商在创办实业过程中,竞争而不垄断, 开放而不封闭, 苏商的这个特性延续了下来,才使江苏形成了一个成熟的经济环境。视野高远,也就是具有开阔的视野和远大的志向。江苏的平原一望无际,又具有深厚的文化营养,长期浸润其中,变得眼界宽广,目光远大,变得富有远见和洞察力,敢为天下先。他们看问题不只局限在眼前,不只注重蝇头小利,而是局部利益服从长远利益,眼前利益溶化在长远利益之中。包容开放是视野高远的外在表现,视野高远则是包容开放的前提条件。所谓胸中有远景蓝图,行动才会宽容包容和开放。这个特征也是苏商区别其他商派的重要标志。

 

  任何文化都是在一定的地理环境中形成和发展的,自然环境影响了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又影响了文化精神。江苏文化整体上不是一种形态和一个单元,而是丰富和多元的,总体上又呈现出南北交汇的特征。从历史发展中可以看到江苏文化悠久和领先的品格,文化的本体性更强。从结构看江苏文化多元造成其形式的多样性和内在的一体化特征。江苏文化特质即精神内涵可概括为崇尚和谐、经世致用的价值观念;勤劳坚韧、自强争先的道德理念;智慧融通、富于创造的认知风格;精致典雅、谦逊礼让的精神气质;崇文尚德、开放兼容的行为方式。与之相对应的,苏商精神可以归结为:儒雅守规,崇德重教;精明智慧,善于经营;包容开放,视野高远。苏商作为一大地域性群体而言, 其精神、其文化、其行为特点,值得发掘,而总结苏商的文化精神特质,有利于文化的认同,有利于提升苏商形象,有利于谋划更好的未来。

(作者:华南师范大学  陈秋琴、戴伟华)

 

参考文献:

1、王文清等《江苏史纲》, 江苏古籍出版社1993 年。

2、荣德生《乐农自定行年纪事续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

3、费孝通《乡土中国》,江苏文艺出版社2007年。

4、葛兆光《七世纪前中国的知识、思想与信仰世界》,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年。

5、冯天瑜  何晓明等《中国文化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

6、孟召宜等《基于演化视角的区域文化观念嬗变与创新研究——以江苏为例》,《人文地理》2011 年第3 期。

7、戴先杰王丽娟《吴文化与江苏经济》,《人文地理》2001年第4 期。

8、潘清《元代江苏文化的再审思》,《学海》2009年6期。

上一页:​商务考察通知
下一页:​苏商精神探幽及现实意义-潘华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