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20-38868550

​苏商精神探幽及现实意义-潘华阳
专栏:苏商精神征文-三等奖
发布日期:2012-11-12
阅读量:987
收藏:
  苏商精神渊源。  天时、地利是根。  江苏作为中国经济大省而令人神往,一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将江苏的美丽尽收眼底。江苏地处长江下游,万里长江横穿东西,将省域一分为二,流经境内425公里,并从这里流入东海,使之成为一条“黄金水道”。境内千年来园林众多,水网如织。河流、湖泊密布,村镇聚焦,人流如梭,如是东方天然的威尼斯水城。这样的自然地理风貌形成了从古至今发达的商业。历史上随着中国经济重心的不...

  苏商精神渊源。

  天时、地利是根。

  江苏作为中国经济大省而令人神往,一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将江苏的美丽尽收眼底。江苏地处长江下游,万里长江横穿东西,将省域一分为二,流经境内425公里,并从这里流入东海,使之成为一条“黄金水道”。境内千年来园林众多,水网如织。河流、湖泊密布,村镇聚焦,人流如梭,如是东方天然的威尼斯水城。这样的自然地理风貌形成了从古至今发达的商业。历史上随着中国经济重心的不断南移,江南地区的地位日显重要,苏商崛起就有了天时、地利的依托。如在隋唐以后的政治经济情况是:“天下大计,仰于东南”,“赋之所出,江淮居多”。加之大运河的开凿,淮北的盐场,繁华的扬州城,江苏就成为东南财赋、漕运、盐铁转运的中心,扬州城俨然是东南第一都会,有“扬一益二”(益指成都)之说,从唐后期的“苏常熟,天下足”的民谣中也可知:江苏经济在当时就成全国举足轻重的地位也可见一斑。到宋、元,全国经济重心进一步南移后,苏南的商业消费主体——市民阶层进一步壮大活跃。早晨,市民们摇着小船载着家织锦缎、鱼虾和陶器去集镇上出售;傍晚,归来的鱼舟中是油盐、花布,产销两旺,嬗变成经济大省,更显繁荣,于是就有了“鱼米之乡”、“丝绸之乡”的太湖流域美誉。城镇星布,樯橹相接,店肆如鳞,商旅辐辏,客贾云集。在这副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中,苏商已具雏形。这也从很多文学作品中让我们都如闻其声地知道了它的兴起。如唐诗中张继那句“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就从侧面揭示出江苏是座“不夜城”,苏商忙也乐乎。

  先进文化是魂。

  这里的“苏商”与中国五大传统商派中的其它商派有明显不同的是:“苏商”具有很高的文化素养,他们受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思想的影响极深。中国四大文学名著中有三部就出自江苏人之手。其儒家思想早已渗透千家万户,也更深入多数儒者经商者中,所以苏州商人都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和由此滋生的高尚精神和智慧。如著名的大实业家张謇就是我国科举史上最后一名进士。他们的足迹遍及海内外,且就比别人技高一筹,积累的财富也比别人雄厚,是深厚的文化底蕴助了苏商一臂之力。又如在大的金融危机的背景下,曾在浙江和全国其他地方所爆发的资金链断裂、老板出逃等现象,在江苏比较少见。他们是名符其实的儒商,闪烁着很多儒家的思想光芒,显现出儒家作人、敬业、爱人、爱国、上进、学习的道德情操。他们恭敬地践行儒家思想。孔子云:“立德、立行、立言”“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曾子云:“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孟子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仁者,爱人。”等等,成为苏商修身、经商、治国的人生信条。厚重的人文历史,使江苏商人骨子里都沉淀着诚信、仁爱、爱国、忠厚等崇高情怀和情商。加之这里著名文人辈出,如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学家、政治家范中淹,有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学家唐伯虎 ,有白话文小说《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而堪称我国白话文创作的先驱者和奠基者冯梦龙,还有无数著名才子等等,造成了苏州深厚、广博的文化氛围和爱国爱民的高尚心志,使苏商们更显独特的历史魄力:他们崇尚实业强国,诚信经营,取信于民,对国家、民族有深厚的责任感和爱人之心,一反历史、文学“商人重利轻别离”的形象,使苏商成为中国发展进步一颗璀璨明珠。

  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苏商们更是高举改革开放的大旗,并使苏商文化与时代要求合拍而与时俱进。他们用“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发展才是硬道理”“三个代表理论”和“科学发展观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使苏商文化如东方的旭日冉冉升起,与党和人民同心同德,使江苏工商业走在全国前列,成为改革开放的“马前卒”。如在近几年中,苏南经济又进入高速增长期。以苏州为例,苏州的GDP、财政收入在全国大中城市排前六位。苏州实际利用外资总量占全国的约1/12。如今,这座有2500年历史的水乡古城现在已颇似一个世界著名企业的展览馆,世界500强企业已有81家落户这里,将近30万台商云集于此,并在市场经济的社会中,缔造出一大批如苏宁、宏图三胞、苏果、雨润、红星美凯龙、金鹰等国际型企业,且形成一大批做优秀苏商精神的传承者,做合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先行者、做“爱党爱国爱家乡”捍卫者的“新苏商”,他们是这个伟大时代先进文化润育的经济英雄。     

  奋发向上是本。

  马克思主义认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要通过内因起作用”,苏商的人文精神也同样遵循这一规律,在自身的学习、上进、修养上铸就了他们先进的经商理念和精神世界。

  “苏商”作为一个大的商派,形成于清朝中后期,崛起于民族危难之际。《马关条约》签订以后,清政府允许外国在中国开办工厂,资本主义东来,廉价商品打入中国市场,加之海运安全度增高,漕运改为海运使运河风光不再,扬州的银号、钱庄东迁上海,苏州扮演的经济中心角色也转移到上海,江苏的商业地位日趋下滑。这对当时爱国苏商冲击很大,于是很多人提出“实业救国”的口号,一大批有识之士投身商界,学习、引进了资本主义国家一些先进、科学的生产方式和技术,并依托上海,在苏州、无锡、常州一带建起了现代化的工厂,兴办纺织、冶金、航运、食品、成衣等加工制造业。如在素有“中国民族工商业四大实业家”之称的张謇、周学熙、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四人中,除周学熙外其余三人都是江苏人。由于他们善于学习并奋发向上,使在中国危难之时的“苏商”创造了巨大的辉煌。尤其是以张謇和荣氏兄弟等为代表的“苏商”风貌大放奇光异彩,用“崇尚实业、中西合璧、交汇融合、经世致用、重教崇文、兴办实业、兴办教育”方式,形成了新的境界,铸就了工商精神,使“实业救国”成为“抵制洋货”的锐利武器。在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崛起的新苏商们,不仅传承苏商的历史精神,还通过学习当今科学并进行各种创新,如重品牌建设、重实体经济与资本运作结合,以及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崇高义举,将企业不断做大做强,成为中国以致世界级知名品牌或巨型企业。如雨润集团祝义才倡导的“食品工业是道德工业”的经营理念,红豆集团引领的“锡商文化复兴”,苏宁电器开创的连锁商业等,都将苏商勇于学习、善于学习,展示得靓丽夺目,奋发向上是苏商发展的永恒动力。

  所以,从历史的长河中可看到,由于苏商身置天时、地利、尚文、奋进的文化大摇篮中,并经过无数次锤炼和洗礼,终铸成崇高境界和旷世情怀的苏商精神。

  苏商精神的历史内涵。

  纵观苏商数百年的传奇经历,它的精神内涵提炼为:崇尚实业,爱国爱民,诚信敬业,创新学习,永不知疲。

  “崇尚实业”是苏商踏实进取的大旗。

  在中国五大商帮中,苏商它与其它不同之处就是崇尚实业,这从苏商的经商理念中可充分体现。从《马关条约》后,清政府允许外国人在上海设厂,临近上海的苏南士绅近水楼台,最先见识了现代化工厂和大机器,他们用“拿来主义”的手法,结合本地实际,纷纷回到苏、锡、常兴办纺织、冶金、航运、成衣等加工制造业。他们目睹了中国由于“落后就要挨打”的惨痛教训,悟出了“实业救国”的真理,于是在生产经营中处处体现“崇尚实业”思想。如他们埋头做事,低调做人,一句“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的朴实语言,成了是很多江苏企业家的座右铭,并遵循着“远官僚,亲商人”的古训,孜孜不倦地追求着“事业富国”之梦。立志要“做大商而不是小商”的含义就是:目标和起点与其它商帮不同——不是为了发财致富,而是为了实业救国,出发点不是家,是国。像张謇、盛宣怀、薛福成,后来的荣家等等都怀着这一救国之心而崇尚实业,从中迸发出真诚的爱国主义光芒。从历史的角度看,他们为发展民族经济,为风雨飘摇的清政府带来了强身健体的新思维,为救民于水火之中,抛却帝国主义经济盘剥闯出一条新路子,为新中国的实业发展带来了很多有有益的经验和创业新思路。

  爱国爱民是苏商美好精神特质。

  由于苏商兴起于国家危难之时,所以他们办实业、崇尚实业、发展实业都是为了国家兴旺,人民不再受苦受难。如上所说:他们经商不是为了发财致富,而是为了“实业救国”,出发点不是家,是国,从中可见他们受当时先进儒家文化影响的深刻。此刻,我们会看到范仲淹那句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有他们的影子,想到孟子的“天下之本在国”有他们的足迹,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忧国”,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岳飞的“精忠报国”等等儒家的爱国爱民的旷世情怀都流淌在他们血液之中。而苏商正是践行他们高尚品格的“好学生”。这种爱国爱民的精神也传承久远,并发扬光大。如他们生活低调,不贪求个人享受,即使拥有巨额财富,也依旧平实简朴,但又十分热衷慈善,重视地方教育,极力回馈社会、造福百姓。如苏州商会自成立之初,就积极参与各项爱国惠民的社会活动。1906年5月,商会招集各业筹集30万元底股,筹备成立苏省商办铁路公司,迫使清政府同意苏商铁路自办;解放上海时,苏州商会带头发起献粮献草支援前线的活动;抗美援朝时,苏州工商界捐献17架飞机;解放后,商会带头提倡国货,如今的苏州人民商场前身就是苏州商会发起成立的国货商场;在抗击“非典”期间,苏州市各级工商联和会员捐款捐物总额达786.38万元,在全省工商联系统名列前茅……从古到今,苏商都以高尚的道德水平展示在世人面前,扭转了历代对商人自私、狭隘、不爱国的的落后形象,将那些文学经典中的名句如“商女不知亡国恨”“商人重利轻别离”等得以颠覆。苏商是爱国爱民的模范,如状元实业家张謇,在甲午战争失败后,他在南通“投资办厂”,并振兴实业与教育,独立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三十年开路先锋,养活了几百万人,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巨大。他有众多的“全国第一”:第一个农业企业、第一座博物苑、第一所纺织专科学校、第一所师范学校……使江苏成为我国民族工业的发祥地和近代教育的先行区,将爱国爱民落到了实处。“苏商”们以“在商言国”为理念,使民族工业和民族资本主义有了一定的发展,其创办的一些厂名或商标,也多以“中华”、“振华”、“华商”、“华兴”、“华成”、“同济”等命名,体现了爱国爱乡、振兴中华的民族精神。“爱国爱民”是“苏商”的精神品牌,也是“苏商”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在改革开放以来,“新苏商”的爱国爱民精神更是光芒四射。 

  改革开放以来,“新苏商”曾以“苏南模式”名噪全国,流传着乡下的农民比城里人还富的佳话。并在经营管理中注重环保,和谐发展。他们说:“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把治理保护太湖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中之重,“紧急治藻、铁腕治污、科学治水”,使“江南明珠”重现碧波美景,让山更绿,水更清,天更蓝,人更美。 江苏经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经济连续30年高速发展,年均增长12.6%,高于全国2.8个百分点;2008年地区生产总值突破3万亿元,比1978年增长34.6倍;人均GDP接近4万元,相当于5500美元,比1978提增长26倍;财政总收入接近7000亿元,比1978年增长113.6倍,外商投资企业达8万多家,世界500强企业有348家在江苏投资;境外投资项目1384个。今日之江苏,是东部发达省份和全国名副其实的“经济大省”。科教领先、文化昌盛、商贸繁荣、人民富裕、风气清明、社会进步,并在教育、文化、卫生、环保、安全等数十项全国第一。 新苏商精神促进了江苏人民提前步入小康的幸福生活。

  诚信敬业是苏商取胜的法宝。

  苏商之所以是五大商帮中的佼佼者,是因为他们普遍都有深厚的文化修养和学识,传承着中国进步的文化意识。孔、孟等先贤的教诲已深入骨髓而刻骨铭心,是他们作人经商的行动指南。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立德、立行、立言”、“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等都是他们的经商、作人之“道”。有了此“道”,他们就能“老老实实地作人,踏踏实实地干事”。由此在经营活动中诚信经营,老幼不欺,讲究质量,注重社会形象,深得民心。如近代中国最杰出的实业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的父亲荣熙泰终世遗训:“固守稳健,谨慎从事,决不投机”。“苏商”锐意创新,视产品质量为生命,使一批享誉海内外的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如:无锡茂新的“兵船牌”面粉,是中国商标注册史上第001号商标,一直行销海内外;无锡永泰丝厂的“金双鹿”、“银双鹿”生丝,是旧中国四大名牌生丝之一,出口欧美;苏州的“黄天源”、“采芝斋”、“陆稿荐”、“朱鸿兴”等品牌是延续至今的百年老字号;南京永利钲厂生产的“红三角”牌肥田粉,则闻名世界等。新苏商重品牌建设、有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现代商业精神,如雨润集团祝义才有响当当的“食品工业是道德工业”的座右铭,将诚信推向了道德高度。改革开放以来,新一代民营企业家把做优秀苏商精神的传承者、做合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先行者作为敬业向上的动力,更是大大提升了苏商精神的深度和广度,为江苏省经济再次腾飞插上了一双隐形的翅膀。

  创新学习,永不知疲,是苏商精神的永恒魅力。

  在中国商帮发展史上,苏商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商界文化的集大成者,就是因为他们在各个时期都有“创新学习,永不知疲”的向上奋斗精神,从各个侧面反映出独特的人格魅力。他们能向古代先贤学习经商之道,为人之本,这才造就了他们经商中扼守的各种道德规范,并提升到为国为民的高度。他们能向外国学习,用鲁迅“拿来主义”的大旗,与时俱进,逐步形成了一种“崇尚实业、中西合璧、交汇融合、经世致用、重教崇文、兴办实业、兴办教育”的新境界。如在清末的“洋务运动”中,对涌进的先进科学技术,他们能即时学习、掌握,形成了中国民族工业大生产方式;他们能向其他商帮学习,并能取其所长,融会贯通,并创新发展,使江苏经济走在中国前列。如他们在发展民营经济上学浙江,后来超过了浙江;国际贸易、外向经济上学广东,学习台湾地区、新加坡和欧美国家,后来又超过了广东。江苏人是个优秀的“好学生”,加之情商、智商誉满华夏,所以他们能从各方面创新发展,铸就了苏商精神的一道道彩虹。

  他们的创新方式反映为:

  市场发展思维模式的创新。

  在商业逐步形成市场竞争格局下,苏商从从前主要是“坐地商”转变“开拓商”,一反传统“行商坐贾”的古训,将市场向外拓展,并敢为人先,以各种方式还将产品和市场向其它地方和海外延伸。如近代以来,苏商看准上海这个商埠的特殊商业地位与惊人发展潜力,携巨资全力开辟上海这一商业市场,他们通过与洋商密切经济交往,自然而然地直接学习或借鉴了西方商业文化知识和先进的生产技术、管理经验,进而形成开放的思想观念,并把这些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和思想观念带回家乡并加以传播。 又如“新苏商”以开放的博大胸怀,敢于到国际市场上打拼,利用国外资源弥补本土资源不足,通过品牌延伸、资本渗透、跨国发展、海外合作等多元方式,加速外向拓展进程,使资源配置从区域范围转向全球平台,利用产品、资本和劳务的国际流动和整合,形成跨国协调生产与经营的格局:产品市场的国际化、资源配置的国际化、资本利用的国际化、科技创新的国际化、人才开发的国际化,使“新苏商”成为全球经济一体化中的弄潮儿和胜利者。

  经营模式的创新。

  苏商历来都精诚团结,但在经营方上古时却是各自为阵。近代受新思想、新管理的影响,1902年,苏州商人成立了“苏商总商会”,积极宣传地方产品,共商发展和振兴工商的措施,进一步维护自身发展,振兴本地工商经济。在当今市场经济中,以全球思维、前瞻眼光,抢占先机,顺势而为,“抱团出击,敢为天下先”,主动融入经济全球化,加快推进国际化进程,努力培育一批规模大、实力强、综合效益位居国内同行前列的大型企业集团;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技术产业;培育一批具有“专、精、特、新”优势、市场占有率高、知名度大、美誉度好的国内外著名企业,使江苏成为“创新型省份”,继续引领中国经济的发展,为民族工业的振兴、打造出具有东方智慧和全球视野的新型商人和新一代江苏人,真正让“苏商”精神发扬光大、永续发展! 

  品牌战略的创新。

  苏商在近百年市场发展和竞争的拼搏中,认识到品牌战略的重要性,使江苏产品闻名于世。近代苏商创造的众多品牌,成为中国的无形资产和成功法宝。如:无锡茂新的“兵船牌”面粉、锡永泰丝厂的“金双鹿”、“银双鹿”生丝,苏州的“黄天源”、“陆稿荐”等百年老字号……闻名中外等。特别是开放以来,江苏培育了一大批创新能力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技术企业;培育一批具有“专、精、特、新”优势、市场占有率高、知名度大、美誉度好的国内外著名企业。如 苏宁、宏图三胞、苏果、雨润、红星美凯龙、金鹰国际等一大批企业已经崛起,他们的商业品牌或产品品牌也家喻户晓,成为中国品牌创新的旗帜。

  技术创新。

  苏商在百年中国的风云中,看清了一个真理:“落后就要挨打”,于是发出了“实业救国”的呼号。在外国对中国技术封锁中,苏商发愤学习,拼命创新,掌握核心技术,使中国民族工业得以发展。如“化工之父”范旭东在南京创办永利碱厂,首开了我国化学工业先河,南京成为中国最早的化工基地。面对外国人制碱技术的封锁,侯德榜独创了“侯氏烧碱法”,为世界制碱工业带来了一场工艺革命。再如目前江苏的无线谷已建成,为未来网络产业技术的创新带来了生机,到“十二五”末将为江苏实现产值1000亿元。正是有了技术创新精神,使江苏工商业实现跨越式发展,走在了全国前列。

由上可知,苏商的发展经历了从思维创新到制度创新,从技术创新到管理创新,全面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苏商仍然是当今活力四射的长三角经济圈中最耀眼的角色之一,成为了商业巨子的先贤们也将名垂青史。

  苏商精神的现实意义何在?

  首先,它昭示了中国发展之路是要把培养高素质的人放到第一位。

  苏商从古至今的成功之道在于,事业要发展、国家要发展必须要有高素质的人,否则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整个苏商队伍的形成表明:他们很多人都是读书之人,有的是状元、进士,有的是科学家,有的是留学归来的学子,所以他们的思想境界高,有旷世情怀和高瞻远瞩的韬略。从他们在历史上提出的“实业救国”也好,“事业富国”也罢,他们的核心是要有实力的人,所以他们的精神理念不单纯经商,而还要将办学育人也纳入其中。如大苏商张謇非常重视教育的作用,认为“夫立国由于人才,人才出于立学,此古今中外不易之理。”张謇和荣氏兄弟都创办了职业学校,为他们的企业培养技术人才。又如功盖东南乃至全国的状元实业家张謇,在甲午战争失败后,张謇在南通不仅“投资办厂”,而且将振实业与教育双双发展,办起了第一所纺织专科学校、第一所师范学校等。为提高人的素质,留洋者也乏其人,如苏商刘鸿生、陈光莆等。有了对知识的重视才会有对新知识、新技术的追求,并形成新的价值观。他们的观点与马克思主义的“人是生产力的第一要素”观点是一致的,也与现代管理中的“人、机、料、法、环”(5M)中将人放在管理的第一位也完全合拍。所以,苏商精神开拓了中国发展因素中对主导因素的正确选择的先河。正因为有了这种人才理论,才使江苏人才辈出,如《福布斯》杂志2002年度中国大陆100富豪排行榜上,江苏的民营企业家祝义才、沈文荣、张荣坤、周建平、车建兴赫然在榜。其中,江苏沙钢集团董事长沈文荣和江苏综艺集团董事长昝圣达还是党的十六大代表。

  其次,苏商精神是中国现代商业文化和企业文化的先驱。

  在苏商精神中,他们的追求与进取,诚信与踏实,爱国与敬业等苏商精神,是现代大生产中创建商企业文化的永远丰碑。在苏商眼里,这种精神是事业发达的根基和源泉。正如近代中国最杰出的实业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的父亲荣熙泰终世遗训:“固守稳健,谨慎从事,决不投机”。荣德生也一言揭示:“家兄一生营业,非悖有充分之资本,乃恃有充实之精神。精神乃立业之本”。可见苏商在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之初就有了对企业文化的认识,这对以后中国商企的发展,特别是对改革开放后创建大型商企业有了精神上的支柱,使中国能够在市场竞争中有了自己的企业文化和企业精神。如早期苏商就提出:“实业为主,商贸为副。信誉为本,精细作业”的经营精神。又如在“三座大山”的压迫下,苏商低调做人,那句“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是很多江苏企业家的座右铭。对他们来说,做企业来不得半点浮躁。低调务实、不事张扬、脚踏实地已经成为新一代苏商的性格标签。苏商的这些精神,对改革开放的企业文化产生重大影响。如海尔的企业文化:“盘活企业,首先盘活人”“先创名牌队伍,再创名牌产品”,我们似乎看到了苏商对人的价质的肯定;苏宁的企业文化“执著拼搏,永不言败”我们看到了苏商的形像;从格力形成的“忠诚、友善、勤奋、进取”的格力精神,我们可想到苏商“诚信敬业,创新学习”的光芒等等,对当今各行各业的企业文化和企业精神起到了先行者的作用,实为可贵。

  

  最后,苏商唱响的爱国主义战歌成为统一战线一面鲜艳的红旗,是国人敬仰和学习的榜样。

  苏商在漫长的发展历史中,时刻未忘记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如从苏商形成的那一天就有“以人为本”的思想。从产品质量到服务质量上都是“老叟不欺”,他们创业是“爱国报国,壮大实业”,国家危难之际还提出“实业救国”纲领,并认为商道即“人道”,以致于十分热衷慈善,重视地方教育,极力回馈社会、造福百姓。体现了先进的核心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感。在改革开放中,新苏商还与党同心同德,为社会主义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绩。如他们充分合理地利用资源,保护好环境,促进经济与自然、社会可持续健康发展,是江苏企业界的共同意愿,显现了“服务一方经济,造福一方人民”的重大社会责任感。新苏商为江苏的和谐发展功不可灭。他们的爱国主义情怀和历史,成为了国人学习的“心灵鸡汤”。无数苏商的创业史和苏商文化,不仅是苏商企业的灵魂,也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阵地。苏商文化和精神,将更加激励国人团结在党的周围,实现“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的宏伟蓝图。

  总之,苏商精神博大精深,渊源流长,影响深远。我们要把苏商精神更加发扬光大,并同其它先进的工商文化汇聚成巨大洪流,为中国的崛起再立新功。   (作者:潘华阳)

上一页:论苏商精神的文化特质与成因-陈秋琴 戴伟华
下一页:​营商若水近乎道 善利天下在于德-蒋好华 吴刚 薛兆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