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20-38868550

历史视野下的苏商精神之诠释-王日根
专栏:苏商精神征文-三等奖
发布日期:2012-11-12
阅读量:929
收藏:
  “苏商”如今是对江苏省籍在本地和他乡经营工商业者的群体统称。但历史上苏商的内涵曾经历过一个由小而大的发展历程,苏商精神也在与其他商帮的对比中日益彰显出来。一、苏商的历史演进  在明清时代,我们只能见到“洞庭商人”,她与徽商、晋商、秦商、江右商人、宁波商人、龙游商人、山东商人、闽商、粤商一起构成当时所谓的“十大商帮”。在苏州太湖里有洞庭东山和洞庭西山,这两座山均位于吴县境内,东山为伸入太湖之半岛...

  “苏商”如今是对江苏省籍在本地和他乡经营工商业者的群体统称。但历史上苏商的内涵曾经历过一个由小而大的发展历程,苏商精神也在与其他商帮的对比中日益彰显出来。

一、苏商的历史演进

  在明清时代,我们只能见到“洞庭商人”,她与徽商、晋商、秦商、江右商人、宁波商人、龙游商人、山东商人、闽商、粤商一起构成当时所谓的“十大商帮”。在苏州太湖里有洞庭东山和洞庭西山,这两座山均位于吴县境内,东山为伸入太湖之半岛,即古胥母山,亦名莫蔽山,西山在太湖中,即古包山。生活在两山上的居民“以舟楫为艺,出入江湖,动必以舟。”(王鏊《震泽编》卷三《民俗》)他们可以轻易地以舟到达苏松杭嘉湖等府的大小城镇,以他们丰富的果品如梅子、杏子、桃子、枇杷、桔子加上丰富的水产如鲤鱼、鲋鱼、鲫鱼等换来赖以谋生的粮食和布匹等。

  这自然的天性到明代中叶以后得到充分的释放,明正德嘉靖时,昆山人归有光说洞庭人好为商贾,“往往天下所至,多有洞庭人”(《具区志》汪婉序)。冯梦龙《醒世恒言》中则描述说:洞庭“两山之人,善于货殖,八方四路,去为商贾,所以江湖上有个口号,叫做‘钻天洞庭’”(卷七《钱秀才错占凤凰俦》)。当时还有“钻天洞庭遍地徽”的谚语流传,可见洞庭商人的名声已逐渐树立。

  形成了气候的洞庭商人迅速将自己的活动范围扩大,全国大多数地方都有他们的足迹。所谓“行贾遍郡国,滇南、西蜀,靡远不到”(《林屋民风》卷七《民风四》)。

  尽管洞庭商人行迹甚远,贸易商品种类也甚多,但总体看,较集中的区域还是以运河为中心,他们最早是将新鲜的花果运到苏州进行小本经营,后来逐渐远走,至于将外地的米粮运来苏州贩卖,乾隆年间,枫桥一带米行多达200余家,多数是洞庭人经营。“枫桥米艘日以百数,皆洞庭人也”。为了不受米牙的抑勒,康熙年间洞庭商人蔡鹤峰、王荣初便倡议在枫桥建立了会馆,选择心计强干者轮流主持,统一议定米价。到光绪二十七年(1901),叶懋鎏出面在苏州城中阊一阁南洞子门外建筑了码头,作为东山船只往来停泊之所,并建造房屋用于堆放商货。南京是洞庭商人的又一麇集地,明代有朱良佑开酤坊,吴小洲开糟房,清代则有许骑龙设肆,翁怡亭倡导于嘉庆四年建成洞庭会馆。另外像叶文龙经商嘉定,沈元宰、沈虞台盛泽经营丝绸等等。

  洞庭商人在江淮一带亦多有贸易活动。东山席氏于嘉靖万历时经营布业,凡江南的梭布、荆襄的土靛,往来船只“无非席商人左右源者”,结果“布帛衣履天下,名闻京师、齐鲁、江淮”(《具区志》卷一三《人物》)。

  在长江沿线,洞庭西山商人占据一定份额。“商贩谋生不远千里,荆湘之地竟为吾乡之都会,而川蜀、两广之间,往来亦不乏人。”他们“上水则岫缎布匹,下水惟米而已。”(《林屋民风》卷七《民风四》)在通商口岸的上海,洞庭商人更是洋行买办、钱庄、银行业主的主要来源。东山的万梅峰从土布经营转向洋纱洋布的经营,赚取了大量的钱财。近代以来,洞庭商人将商业资本转向经营工业企业,例如东山叶明斋创办过龙华制革厂和振华纱厂;郑宝卿创办过扬花绸厂;邱玉如创办过中国第一染织厂,并自织布匹;张紫绶创设过呢绒织布厂多家;沈莱舟创办裕民毛线厂,并创立恒源祥号,经营人造丝绒线;康德灿做过阜丰面粉厂的经理;严敦俊与人一起组织过谦和电灯公司、康年保险公司;叶振民创办过大同实业公司,办有大同橡胶厂,专门生产和销售三元牌自行车轮胎;上海钢板厂是西山商人兴办的;席氏的扫叶山房迁到上海以后,规模有了扩大,印书量增加很快。在粮食、棉花等行业,洞庭商人徐子显、严筱泉、郑品南、郑泽南兄弟都势力显赫,其他如东山叶氏经营的庄源大糟坊,吴礼门的敦余洋货号,严蕴和经营的万康酱园,杨氏经营的杨恒丰木行,吴兰山经理的恒隆海味行等都有一定影响,另外如朱鉴塘对丝绸、茶、皮毛、药材、油类、杂货均有涉猎,吴启周不但是古玩业界的领袖,而且绸缎、地产、金融股票也都经营过。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洞庭商人的经商范围从苏松杭嘉湖逐渐扩大到全国各地,经商货品多为百姓日常生活用品,他们不辞劳苦,不断开辟新的商业道路。随着近代以来外国势力的进入,洞庭商人也进入通商口岸,且逐渐将商业资本转向实业,在若干新兴行业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洞庭商人作为苏商的先驱,带动了一大批其他地区苏商的兴起,无锡、镇江、常州、扬州、泰州、盐城、徐州、连云港等地的经商者们都纷纷加入到苏商的整体中来,形成了当今世界各地独具特色的苏商阵营。

二、 苏商精神的基本概括

1、 顺时识变

  从苏商的诞生和群居之地苏南而言,这里堪称物阜民丰的风水宝地。远在春秋战国时期,江苏的青铜器冶炼已闻名遐迩;隋唐以后,开凿好的大运河成为南北财赋、盐铁中转的中心,史书中说:“赋之所出,江淮居多”;那时我国的经济重心开始从中原一带南移至苏南。历史上被赞誉为鱼米之乡的苏州河畔、太湖流域,酒肆林立、商旅辐辏,店肆如鳞,客贾云集。江苏红豆股份集团公司董事长周海江在明代大商人沈万三故居的墙上看到了一行字:成功等于诚信、勤奋、智慧再加一点点机遇。苏商是在敏锐地认识到时代的变迁并积极做出反应的一群人,因而他们总能成就大事业。

2、 工商立业

  与从事商品贸易的徽商和金融票号的晋商不同,苏商是注重实业的新式商帮。尽管苏商诞生得也较迟,但他们既是传统社会的精英,又是能够立于时代潮头的开风气之先者。1895年《马关条约》之后,清政府允许外国人在上海设厂,于是临近上海的苏南商人们近水楼台先得月,在上海见识了洋人现代化工厂之后,便纷纷回到家乡操办起冶金、纺织、服装、航运等制造业。“实业救国”的浪潮中,涌现了张謇、盛宣怀、薛福成,后来无锡的荣家等一批人物,而那时,苏商所办的实业工厂无论资金规模还是工厂都远居其他商帮之上。上世纪20年代,苏商的阵容空前强大,成为当时中国一股不可小视的经济力量。

3、 崇文敦礼

  在众多商帮中,苏商最显著的特色就是文化涵养深厚,很多知名苏商都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准。苏商的主体是知识层次相对较高的一群,他们沐浴于文化渊薮之乡,多显得温文尔雅,诚信稳健。苏商的先辈们特别注重让子孙读书向学,天长日久,这个地区的文化十分发达。因而,从江南走出的商人大都具有深厚的文化功底,著名的大实业家张謇就是清末的一名状元。受科举教育者长期受儒家思想影响,特别崇尚礼义廉耻,他们在海内外的经商活动中,往往能比别人技高一筹,积累的财富也比别人雄厚,深厚的文化底蕴助了苏商一臂之力。具有较高文化水准的苏商在工商业活动中,恪守传统,严格遵守商业道德,在大中华商圈中赢了美誉。

4、 兴国利民

  苏商兴起于中国近代化的大浪潮中,近代工商业的兴盛意味着国家“自强”、“求富”目标的达成。与其他商帮相比,他们的目标和起点不同,他们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发财致富,而是为了以实业救国,其出发点不是家,而是国。

  像张謇虽是一名清末状元,却顺应时势,成为中国近代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中国棉纺织领域早期的开拓者。他创办我国第一所纺织专业学校,开中国纺织高等教育之先河;首次建立棉纺织原料供应基地,进行棉花改良和推广种植的工作;以家乡为基地,努力进行发展近代纺织工业的实践,为中国民族纺织工业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要贡献。1905年,张謇与马相伯在吴淞创办了复旦公学,这是复旦大学的前身。1907年创办了农业学校和女子师范学校,1909年倡建通海五属公立中学(即今南通中学)。1912年创办医学专门学校和纺织专门学校、河海工程专门学校(河海大学前身),并陆续兴办一批小学和中学。1909年,张謇创办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船政科,因地处吴淞,曾一度称“吴淞商船专科学校”。1912年,张謇在上海老西门创办江苏省立水产学校,是为上海海洋大学的前身。1917年,张謇支持下,同济医工学堂(同济大学的前身)在吴淞复校。张謇还是国立东南大学、中国第一所师范学校——南通师范学校(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时一部分系科迁入扬州师范学院)及中国第一所特殊教育学校——聋哑学校的主要创建人之一。与近代南通大学有着同源血脉关系的高校还有:东华大学、江苏农学院(后并入扬州大学)、苏州医学院(后并入苏州大学)等。

  总体而言,苏商诞生于物产丰饶、交通便捷的苏南,当国难当头之时,他们毅然以“实业救国”之心,投入到“救亡图存”的爱国浪潮之中。由于他们崇尚文化,地方文风兴盛,崇文敦礼,恪守道德伦理,表现出了兴国利民的崇高境界。如今,新苏商具有了较传统苏商更庞大的队伍,从苏南到苏北,各地都形成了更小范围的商人群体:新苏商还具有了较传统苏商更高的文化层次,本科、硕士、博士学历的商人不乏其人;新苏商亦不断开拓着更大的活动范围,在大江南北,黄河上下乃至五湖四海均有他们的活动足迹,我们相信,他们理应在当时新商业文明的建设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作者:王日根)

作者简介:王日根,江苏兴化人,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学博士,兼任厦门大学历史系主任、历史研究所所长、闽商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页:​营商若水近乎道 善利天下在于德-蒋好华 吴刚 薛兆荣
下一页:找不到相关信息